观点

洪金宝:这个爷爷有秘密!

来源:南都全娱乐 2016-04-04 01:34 我要评论

阅读原文

南都全娱乐(微信号:nd_ent)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华人动作片的“大哥大”洪金宝,在放下导筒近20...

南都全娱乐(微信号:nd_ent)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华人动作片的“大哥大”洪金宝,在放下导筒近20年后(他后来在许多动作片里的身份是动作指导),再次当起了导演——《我的特工爷爷》这个周末公映了。

已经贵为爷爷辈的洪大哥,自然故事多。近来不少(自)媒体在回溯他习武及闯荡电影圈的历程,而我们找来与洪金宝大哥有过交集的武林中人“半江湖人”来写写他所知道的洪金宝轶事,比如,他嘴唇上那道疤是怎么来的呢?

南都记者最近也与洪金宝大哥对上了话,这场对话是和徐浩峰一起的。

如果你是动作片迷,看到这两个名字就已经来劲了吧?

对,凭借《倭寇的踪迹》崭露头角、而今有自成一派之势的徐浩峰,和位高权重的洪金宝大哥在前不久北京举行的一个论坛上同时出现,往那儿一坐,气场逼人呐!

南都记者逮住这个难逢的机会,跟他们聊聊武侠片和功夫片,谈及李小龙的最后一作,谈及胡金铨这位不懂功夫的武侠巨匠,还聊到了功夫片的未来……洪金宝和徐浩峰你来我往,嘴上的功夫真的不输拳脚!

和洪金宝、徐浩峰一聊,套出了多少江湖事!
洪金宝,七小福之首,早在1980年代就是香港功夫电影的“大哥大”。他演出电影过百部,导演三十余部。在指导完《黄飞鸿之西域雄师》之后,洪金宝放下导筒,此后近20年间,只以演员或武术指导的身份行走电影圈,年过六旬,依旧打出许多经典动作戏码。

在功夫片和武侠片领域,近十年来的人才和作品,锐利者不多。早年写武侠小说和武林杂谈出名,凭借《倭寇的踪迹》崭露头角的徐浩峰,不过四五年光景,在武侠&功夫片这个类型圈子里,已然有自成一家的气象。在动作的新鲜设计之外,徐浩峰又将武学和传统中国的许多繁杂知识糅进电影之中,收获不少死忠拥趸。

南都记者与二位的对话刚开始,就觉得一股侠气袭来。

Part 1
论咏春电影
洪金宝早年拍咏春,留了手“绝活”给徐浩峰

提起咏春,大多数人第一时间想起的是《叶问》系列,还有王家卫的《一代宗师》。其实,早在1970年代,洪金宝已拍出数部“咏春电影”,《败家仔》、《赞先生与找钱华》,此后还曾主演电视剧《咏春》,只不过,彼时的他,钟情的是比叶问早数十年的咏春宗师梁赞。至于徐浩峰同咏春结缘,是因为《一代宗师》,他拍自己的“咏春电影”《师父》,灵感源自叶问徒弟在香港踢馆的往事。咏春一脉,多少功夫片导演,勾连其中。

南方都市报:洪金宝先生早年执导过好几部咏春影视剧,为什么钟爱咏春?
洪金宝:我从小拍戏,拍到某个阶段突然间(想)去找个新灵感。刚好有个朋友练咏春,是叶问的徒弟,他就把一些咏春的哲学告诉我,我觉得挺有意思,就试试写这么一个戏——败家仔怎么样去学咏春,他如何走遍江湖,去找高手较量、比试、切磋。

南都:我记得您当时特意学过一段时间咏春。
洪金宝:对,因为我不想只做导演,我不懂(咏春)的话怎么教(演员表演),设计镜头也会困难。什么叫“桥来桥上过”,“无桥自造桥”啊,我要懂才能设计动作。

南都:徐浩峰导演再拍《师父》,如何不显得重复,也是有不少挑战吧。
徐浩峰:我拍咏春是占了大哥(洪金宝)的便宜。(笑)洪先生拍的,我就不拍了。在《赞先生与找钱华》里边,洪先生拍了那个使八斩刀的女孩,一出场就牺牲了,所以,这等于八斩刀(这门咏春功夫)没有展开。我一看,哎,那我这还有余地,所以《师父》从头到尾都是八斩刀,回避了拳的功夫。

南都:叶问的大众知名度更大,当年洪先生为何选拍梁赞呢?
洪金宝:梁赞比叶问老啊,老太多了。我拍完《败家仔》,就想拍一部《找钱华与黄飞鸿》(注:“找钱华”真名陈华顺,他是梁赞的徒弟,也是叶问的首位师父)。有江湖传闻,找钱华和黄飞鸿曾经比过武,俩人在酱油坛子上比试,最后黄飞鸿被找钱华一脚踢到酱油坛子里,黄飞鸿闷闷不乐,抑郁而终。可是,后来我想想不能拍啊,黄飞鸿是香港人心目中的宗师,你怎么能说黄飞鸿被打败了呢,后来就把这戏停下来。

南都:在二位看来,在真实的武林里,叶问在咏春这么功夫里到底处在怎样的位置呢?
洪金宝:其实,我也没见过叶问。你把他拍成英雄,他就是英雄。观众只要紧跟这个人物走,戏好看很重要。
徐浩峰:咏春之所以能在全世界尤其是欧洲传播开,因为咏春用它的道理吸收了欧洲原有的空手道系统,很多空手道教练成了咏春教练。所以,叶问在武术史里的位置,应该是用现代语言以及日常就能理解的道理,改变了传统武术的阐述方式,因此征服了欧洲人。

Part 2
谈李小龙
老外拍不好的《死亡游戏》,洪金宝搞定了!

没有李小龙,就没有欧美世界几十年的功夫热。而李小龙的巅峰时期,洪金宝甫入电影界。《龙争虎斗》的开头,洪金宝同李小龙有过一段对打,彼时在片场,李小龙叫洪金宝的小名“三毛”,没事拉着他讲功夫和动作设计。后来,《死亡游戏》尚未拍完,李小龙猝然离世。依旧是这个“三毛”,帮忙完成了李小龙的这部遗作。

将近40年后,徐浩峰用《师父》向自己少年时的偶像李小龙致敬——用廖凡做主角是因为“他在《一半海水一半火焰》中的样子像极搏命状态的李小龙”,结尾师父在长巷中PK天津武林众高手是“要将《死亡游戏》中的奥义塔放平”。

一个青年时的合作伙伴,一个少年时的偶像,李小龙在洪金宝和徐浩峰的心里有怎样的影响?

南都:徐浩峰导演曾经讲过,他选择廖凡做《师父》的主角,是因为廖凡表演时的感觉很像《龙争虎斗》里那个“身有隐疾”的李小龙。洪先生当年也在《龙争虎斗》中同李小龙有过合作,您还记得他当时的状态吗?
洪金宝:我当时没有注意过他有什么状态,因为当时我在泰国拍戏,他说自己很辛苦,我才回来替他拍这一场戏,拍两天。第一天交流,在他家里,他就说我要拍的戏是咋样的,我们就这么走了走,“好,知道,明天见”。第二天片场,我们拍得相当快。那么,之后我们就做了好朋友。等到我回香港来,他每天下午都来探班,没有感觉他(身体)有什么不对啊,因为我们也没有那么深入地去了解他的情况。他看起来很普通,穿身唐装,“喂,三毛!”喊我过去聊功夫,大家老在一起研究这些。

南都:徐导演,李小龙对您来说到底有何不同呢?
徐浩峰:其实,我们早年看过李小龙的一本盗版书,《李小龙技击术》。然后,北京动物园里面有个报亭卖《香港电影》这本画报,上面刊登李小龙的照片。这些对北京街头的男孩子刺激非常大。因为我们这一代没有赶上京城顽主老炮儿那个年代,当然街头还残存着打群架这些事,我们过了一个非常短暂的“野兽时期”,李小龙就是“野兽时期”的我们的一个偶像,其实就凭着照片,我们就崇拜他。说到这里,我自己对洪先生有个问题,给李小龙拍完《死亡游戏》这个任务怎么落到您身上了呢?
洪金宝:那时,李小龙只是把他在死亡塔部分的戏拍完了,还有一点文戏。公司请我来做武术指导,一个外国导演来补拍。外国人拍戏跟我们不同,他们摄影机不动,我们在前面打,打完一段喊CUT,然后再换另一场打戏。我就跟导演说,拍打戏不是这样,每一段我们都要换不同的机位。美国导演说“不需要,我们这样就可以了”。拍完,他们回去美国剪片子,公司说“洪金宝,我们这几场戏全部要重拍”。那怎么办?因为我拍过一部《肥龙过江》,里面我演一个李小龙的影迷,模仿他的动作。他们认为我做得还可以,我尽量就去找替身模仿李小龙,把这个戏完成。特写镜头就把他旧的片子拿出来剪辑,配音,这样把他整个戏重新完成。

南都:死亡塔的戏是怎样设计出来的?
洪金宝:他自己拍的,我都不知道,因为那时我不在香港。因为死亡塔里面有个角色是我演,李小龙提前一年就跟我说“我这部戏给你留了一个角色”。我说“哦”。他说完也没人联系我,我们得吃饭啊,当然先接别人的戏。他知道我在韩国拍戏,很生气,说我晃点他。拍《龙争虎斗》时,大家在化妆时讲到这件事,他说“我真的很生气很讨厌你!”我说“你有跟我说什么时候拍么?你不拍你有给我粮票吗?我要不要赚钱吃饭啊?”说完了,大家就很开心了。

Part 3
论武打片传统
洪金宝当年被胡金铨“忽悠”过

徐浩峰曾在自己书中写道,香港武侠片有两个传统,一是武术指导制,一是武打导演制。张彻属于前一种,他自己只管文戏,武戏由刘家良全权负责;胡金铨属于后一种,武术指导提供武术建议和学问,实拍和设计都有导演完成。徐浩峰和洪金宝都算是练家子出身,他们自认属于何种导演呢?

南都:徐导演之前的一篇文章里提到,香港武侠片有两种传统。一个是武术指导制,一个是武打导演制,徐导演觉得您自己更接近哪一种?
徐浩峰:其实,我跟洪先生都属于胡金铨这种(武打导演制)。我们自己做武术指导,自己决定电影里的镜头。因为,如果你电影里占了比重那么大的镜头由别人设计,那就等于你只是这个电影的半个导演。

南都:洪先生在《迎春阁之风波》《忠烈图》都有同胡金铨导演合作,他本人是不懂功夫的,能讲讲那时合作的感触么?
洪金宝:他不懂功夫?他什么都懂。我们拍戏,拍完戏下班他请你吃饭,然后跟他回家聊拍戏的事,聊完已经凌晨四五点,回家马上洗澡睡一个小时,接着开工。
拍《忠烈图》时,我是大反派,有场戏,我要从海边的悬崖上跳下去。那悬崖有25米高,我一看,“胡叔,不行我害怕,叫替身来吧。”他也同意了,让替身跳。拍完,他又跟我说“三毛,你能不能自己再跳一个?”没办法,我就跳。后来,我看成片,给我气的,原来,他不是拍我,而是拍我跳的时候的影子!他什么事都喜欢让我做。我跟他在一起,心情只有一个“我是一个学徒”,他拍戏,连推车轨都是我。包括我演那个日本人的造型,我提的意见,他也说可以。

南都:个人感觉,这些年来,真正懂功夫的功夫片导演越来越少了,这种趋势,二位怎么看?
徐浩峰:这个我没有发言权,毕竟这二十年内地是没有武打片的(笑)。
洪金宝:像胡导演,他也不是一个武术家,可是他可以告诉你怎么走位,这刀该怎么架,他有一种创作理想。像我很欣赏一部戏,叫《双旗镇刀客》(注:何平执导),感觉是很现代的武侠片。

Part 4
谈新人培育
武打新星太少?洪先生和徐导演说:你们太心急!

《卧虎藏龙》之后,新世纪的功夫片和武侠片杰作不多。李连杰之后,武打明星也鲜有新人出世。难道,这个华人特有的类型片真的自此难有作为?在徐浩峰看来,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功夫热潮也许不再有,但是,“武打片更多变成导演个人作品,优胜劣汰也是件好事”。

南都:洪先生带头的“七小福”代表了港派武打片的黄金时代,而最近十几年,武打演员的培养越来越难,两位觉得想入这行的新人还有机会吗?
洪金宝:香港比较难,内地还有希望。香港现在根本就没有小孩子习武了。现在没有人敢拍动作片,没有人愿意拿这么一笔钱来捧新人,小孩子连做(功夫)梦的机会都没有。那就去唱歌吧,或者希望自己忽然红起来……内地还是会有的,太多武术家在内地,(如果)有人站出来推动动作片,还是有很多机会。
徐浩峰:因为我虽然拍了三部电影,除了头两部用的主演是真正有武功的于承惠之外,其他演员都不是武者出身,所以,我也积累了一些“怎么训练一个不会武功的人”的经验。但对于一个武打导演来说,其实非常期待(和懂功夫的人合作)。
洪金宝:我们以前在香港拍戏,找成龙或者我配新人,像《杂家小子》,我做导演,自己做配角,推元彪出来做新人,很成功。

南都:这些年,武打演员的新面孔很少,有点断代了。
洪金宝:你去算一下,成龙、洪金宝、元彪,这三个人的时代到现在,后面有多少打星出来过?(南都:李连杰、甄子丹、赵文卓、吴京、张晋……)张晋是最新的了。
很长时间才出来一个,李连杰拍完《少林寺》,停了多久,回香港拍《黄飞鸿》,才起来。吴京出来多少年了,现在才站出来。三十年喽,这何况中国电影刚刚才辉煌了十年。所以,我讲还有很大空间的。
徐浩峰:以前成龙、洪先生火的时候,许多人跟风去拍功夫片。现在武打片更多变成导演个人的作品,让别人不太好跟风,也跟不上。因为以前跟风你能赚钱,现在跟风往往赚不到钱,所以,可能优胜劣汰也是件好事。

南都:如果让二位数数印象最深的三部武打片,是哪三部呢?
洪金宝:《一代宗师》啊(笑),这是真的。还有《叶问2》,以及刘家良师父的《陆阿采与黄飞鸿》,应该再加上《双旗镇刀客》,是四部。不要问我为什么没有李小龙的电影,因为李小龙不是人,他是神。他把香港整个民族信心带起来,从电影来讲是特别不同的风格。
徐浩峰:洪先生的《夏日福星》,他拿着网球拍去打那个浪人叉的段落,包括他跟另外一个老外的拳斗,那个也非常有趣,我第一次觉得武打片里面,两个人可以用那种方式交流,在内地这边看,它完全把以前武打的概念给更新了。还有刘家良师父《烂头何》里边敬酒时两个人相互打,再就是李小龙《死亡游戏》里的“奥义塔”的戏,对青春时代的我们刺激非常大。

看点:爷爷导演怎么样?
已经是“爷爷辈”的洪金宝师父,还会在这个华人类型上有怎样的创新?《我的特工爷爷》给出了一个不太一样的答案,这部电影并非从头到尾都充满各种劲爆场面的动作戏,反而花费不少笔墨去刻画一个退休特工稍显落寞的生活。当然,临近这部戏的大结局,洪金宝还是显露了自己在动作设计上的锐气,在观众习惯的武术套路之外,他将现代技击术做了一次经典展演。令人唏嘘的是,洪金宝罕有地在电影中表露出自己所演角色的“疲惫”,六十多岁的他,打倒最后一个敌人时,几乎力竭。对于一个成名数十年的功夫巨星来说,这样的形象颇有自省意识。

他年轻时有多爱出头?那道疤是怎么留下的?

1、若不把代师传艺的关正良算上,单论“七小福”这一拨人,洪金宝在于占元先生的香港中国戏校排行老四,比他入门早的正伟、元庭(吴明才)和小傅没满约就离校了,他顺位当了大师兄,艺名元龙(洪金宝早期电影署名),从此名正言顺成为大哥大。

2、元德是洪金宝的小师弟,洪金宝满师之后,元德还在戏校苦捱。已经混成副武术指导的洪金宝得空就回戏校调教元德等一众小鬼。他会“赏赐”给小元德零钱,让元德左边一刀右边一腿给自己喂招,根据来势度招。这些零钱换来的招数不久后就出现在洪金宝的某部电影里了。

师弟元德后来拍过《方世玉》,得过金像奖,在武指行当早已成腕儿,但和洪金宝合作心里依然发憷。《绝色武器》请来元德做动作导演,有一场泳池里的打斗有洪金宝客串,德哥在岸上示范动作,水中的洪金宝大喝一声,您丫在岸上打招儿我看不清,下来!于是权倾全组的德哥乖乖下水。

3、多次夺得金像奖最佳动作指导奖杯的董玮早年也“捞”演员(《画皮1、2》、《十月围城》等)。《醒目仔蛊惑招》董玮是男一号,搭档洪金宝演出。某年,董先生和俺谈到这部戏,俺说了一句“当初和洪金宝合作······”董先生立即打断俺,不敢说是合作,是洪大哥带我啊。

4、《瘦虎肥龙》是香港洪家班和刘家班的合作作品。闲暇时两班武行兄弟会切磋较量。某日,邹兆龙、萧德虎(洪家班)、徐宝华(刘家班)等人正在比试腿法,听见洪金宝重重的脚步声渐近,于是立正在两旁大气都不敢喘,等洪大哥走过,这几位后生仔正挤眉弄眼互相挑衅准备再次开练,老远听见洪金宝一句话飘来“知道猪是怎么死的吗”,现场顿时又鸦雀无声了。某人几年前回忆起此事,依然心有余悸。

5、七小福一众师兄弟里,洪金宝自觉最对不住元华。

洪金宝有一次逃学,于师父找了三天没见着人影。其实,洪并未出校,而是在楼梯后边的平地上躲了起来。这期间,每个年三十都要跟自己打架争糖果的元华却仗义出手送饭送水。师弟元奎带着于师父找来的时候,逃兵洪金宝却并未受到体罚,但要眼睁睁看着仗义的元华却被师父打了七十藤条,屁股都开了花。此后,洪金宝发誓再也不揍元华。元奎也因此有了“二五仔”的外号。

6、几十年前的香港,许多市民不喜欢看见光头或者和尚,认为不吉利,赌钱会输。戏校的师兄弟都剃了光头,故此有小师弟会被街头混混欺负。洪金宝爱打架,常常会为师弟们报仇雪恨,这算是师出有名,但还有许多的架,就没那么正义了。

有一段时间,七小福常驻荔园唱戏。有一位票友的家属在巴士公司工作,票友告诉洪金宝,只要把自家家属在巴士公司的工号告诉售票员,上车就不用买票。于是洪金宝就蹭车去荔园。但有时候十几二十几个师兄弟报同一个工号给售票员,售票员就开骂了。洪金宝回忆说,此人骂得实在难听,而且没完没了,于是就把他给揍了,最后售票员竟然下车跑了,可恶的是,动手的只有自己一个人,师弟们都在“看戏”。

7、洪金宝右嘴角那道疤,也是自己“作”出来的。
某日,洪金宝、唐伟成(刘家班武师)等人去夜总会嗨皮,借着酒劲在舞池里翻跟头。有几个混混看他们不顺眼,多次挑衅,于是洪金宝打电话给陈会毅(前李小龙助手,后加入洪家班,人称B仔),让他通知几个兄弟,随时候命助拳。还没等陈会毅出发,混混们已经先下手为强了。洪金宝被人用破酒瓶扎在面门,唐伟成也被打晕。虽然血染征袍,洪此时依旧不忘大哥大身份,扛起唐伟成一路打出夜总会。

多年后,俺遇见洪大哥,求证此事,大哥否认。于是俺只好说,程小东导演说此事确实,大哥为何不认?洪大哥见忽悠失败,于是笑骂程小东嘴风不严,末了还不忘加一句,我是怕教坏小朋友,所以才否认此事的。(此次打架信息提供者有陈会毅、董玮、孟海等前辈,在此谢过)

8、前几年,看一部李小龙纪录片,里面有青年洪金宝的影像,那时候他雄姿英发,颇有些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劲头,连李小龙都不放在眼里。

不久前,又看到年过花甲的洪金宝在KTV唱《我不做大哥好多年》。

而如今,数十载的江湖人生,多少往事都付笑谈中。

专题采写:南都记者 许嘉 实习生 张思毅
南都特约撰文:半江湖人(原名张太海,电影《三流勇士》导演,《目击者》制片人。青海卫视《英雄传说》、四川卫视《峨眉传奇》格斗赛事解说。)
编辑:伍洁敏 实习生邵程



阅读原文
关注南都全娱乐微信号:nd_ent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1.微信之窗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南都全娱乐”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南都全娱乐公众号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