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货币超发!一大危险正笼罩我们?

来源:金融家 2016-04-07 01:21 我要评论

阅读原文

这个春天,房价涨,菜价涨,肉价涨,看得到的都在涨!这些变化使得市场开始担心中国在经济增速还没有回升的时候便遭...

导读:滞胀一旦发生,经济增速放缓,会使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增幅下降,而物价的上涨会大大削弱普通百姓的购买力,民众消费欲望骤降。如果滞胀进一步恶化,会触发一系列金融风险的爆发。



来源:中金在线(ID:cnfol-com)综合每日经济新闻(ID:nbdnews)、海通宏观、前瞻网、凤凰财经(ID:finance_ifeng)、华尔街见闻(ID:wallstreetcn),腾讯财经(ID:finaceapp),泽平宏观(ID:zepinghongguan)


这个春天,房价涨,菜价涨,肉价涨,看得到的都在涨!这些变化使得市场开始担心中国在经济增速还没有回升的时候便遭遇通胀,可能将有危险来袭。


短短5个月,三菜一汤成本涨了40%以上!


近来,蔬菜和猪肉价格不断上涨,眼下大白菜不再是“白菜价”,猪肉的批发价格也比去年3月上涨了六成以上。


4月3日人民日报转发央视财经消息,猪肉价单月猛涨30%!肋排卖到35.8/斤。人民日报官微质问:何时才是顶口?据央视,今年春季,多地猪肉价格出现持续上涨。在吉林长春,3月份猪瘦肉的平均零售价在每斤14.8元,创6年同期价格新高。五花肉已卖到每斤20元,而肋排更是卖到每斤35.8元。摊主们称,进入3月后,猪肉几乎一天一个价…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以番茄炒蛋、京酱肉丝、油焖冬瓜,白菜汤这一桌三菜一汤计算:从去年10月20日到今年3月21日短短5个月时间,这一桌家常菜的成本从12.88元上升到18.18元,涨幅超过40%。




一大风险正悄然笼罩


央行数据显示,1月人民币贷款增加2.51万亿元,2月新增人民币贷款7266亿,M2余额达到142.46万亿。近期宽松的货币政策很可能已经传递到猪肉价格。这会导致CPI持续走高,也即通胀的加大。


猪肉价格的上涨是CPI上涨的一个风向标。因此多位机构分析师预测,3月份CPI或将继续上涨。目前,已有多位机构的分析师表示,CPI或将继续上涨,预测3月份CPI同比增长2.5%,但是,与此同时中国上个月公布的2月份中国外贸进出口数据大跌。


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姜超认为,之前央行公布1月信贷创出2.5万亿的历史天量,超过09年4万亿时期的1.6万亿,短期刺激或再现。但从经济本身来看,并未体现出需求回升的迹象。回顾09年4万亿的教训,虽然在信贷超增的09年经济迅速复苏,但是也埋下了产能过剩的祸根,而且由于货币超发,中国经济在10/11年陷入滞胀。而今14%的广义货币M2增速远超经济增长需要,加上狭义货币M1增速已接近20%,均预示通胀或持续回升,滞胀风险加大。


那么,滞胀一旦发生将会怎样影响我们的生活?


前瞻网特约高级经济师张平认为:滞胀一旦发生,经济增速放缓,会使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增幅下降,而物价的上涨会大大削弱普通百姓的购买力,民众消费欲望骤降。如果滞胀进一步恶化,会触发一系列金融风险的爆发。


央行会不会动手?


现在,通胀情况似乎已出乎市场预期。一直以来,CPI是中国央行最关注的核心指标。市场开始担心,如果菜价肉价继续疯涨,一旦央行货币政策不再宽松,股市就面临流动性的负面影响。


眼下,市场预期已经发生变化。中金公司曾预计,中国央行今年将把基准利率下调0.25%。但现在,中金公司分析说,今年中国可能结束降息周期。


物价涨成这样,我们该如何投资?


假如真的发生滞胀,我们应该怎么投资来保护自己的财富?以史为鉴或许可以告诉你答案


两次石油危机和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引发70年代大滞胀,而当时石油、黄金大涨,领涨各类商品。


80年代末拉美出现恶性滞胀,随着巴西雷亚尔、墨西哥比索均大幅贬值,令美元和以美元标价的大宗商品成为投资的最佳选择。


90年代初韩国和台湾也出现过“类滞胀”,当时韩国和台湾的股市、债市表现均不温不火,汇率积蓄贬值压力,但商品市场表现略好于股债。


华尔街见闻总结近代历史出现过的几次滞胀来看,当滞胀来临,“美元升、商品平”和“美元平、商品升”必居其一,因而持有美元或以美元标价的大宗商品成为最优选择。


也许是杞人忧天,真心不希望经济真的出现滞胀。但还真有点儿郁闷,现在生活成本涨个不停,财产性收入却难见踪影。我们或许只能这样一边惶恐,一边过着物价飞涨的生活。至于猪肉,倒不必过于担心,专家分析,生猪存栏量低是造成猪价上涨主因,从供给侧看,因为价格的持续走高,养殖户利润大增,势必引导更多养殖户扩大生产规模,增加供给量。再加上猪肉进口量的的增加,消费减少,供给增加,肉价高位运行的现状恐怕难长久。


货币超发,钱去哪了?


近年我国货币供应增长较快,但经济增速却不断下降,金融与实体之间背离日益扩大。2014年M2增长12.2%,GDP增长7.3%,2015年M2增长13.3%,GDP增长6.9%,2016年1-2月M2增长13.3%,预计1季度GDP增长6.5%左右,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2.51万亿元,1季度预计4.3万亿元左右,广义货币供应和名义实际GDP增速的裂口不断张大,超发货币未流入实体经济,落入流动性陷阱。M2/GDP已快速攀升至205.7%。

 

图4.1  金融与实体经济之间的背离扩大



图4.2  M2/GDP


资料来源:国泰君安证券研究,WIND

 

根据货币数量方程MV=PQ,货币增长无非是因为经济增长、物价和货币流动速度。

 

超发的货币未流入实体经济,钱去哪了?可能核心是两个去向:

 

一是维持债务循环和庞氏融资滚动,资金大量沉淀从而导致货币流通速度V下降。虽然受统计口径、储蓄习惯、金融结构、货币化程度等影响,静态上M2/GDP难以进行国际比较,但一国内M2/GDP的动态上升意味着资金使用效率的下降,资金流向低效率部门并沉淀下来,由于现金流无法覆盖借贷成本,使得低效率部门不得不靠举债维持,不断产生无效资金需求,积累债务风险。产能过剩的重化工国企、三四线城市小开发商、地方融资平台等资金黑洞不断加杠杆,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2.51万亿元,社融3.42万亿元,大超市场预期,也表明债务雪球越滚越大,越滚越快。

 

截止2015年末,整个政府部门债务已达38.2万亿元,占GDP比重为56.5%。2008年金融危机后,政府部门的杠杆率出现了较快上升,2008-2015年期间增加了16.5%。

 

截止2015年末,居民部门负债27.0万亿元。其中,消费性贷款19.0万亿元,经营性贷款8.0万亿元,占2015年GDP比重为39.9%。

 

截止2015年末非金融企业的债务总额为105.6万亿元,占GDP比重为156.1%。2008年金融危机后,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出现了大幅上升,2008-2015年期间猛增58.1%,即使不考虑地方融资平台的债务,杠杆率也上涨了45.4%。

 

通过累加政府、居民、非金融企业三个部门的债务,截止2015年底,中国实体经济的债务规模为162.3万亿元,实体经济杠杆率为239.8%。从中我们可以看到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实体经济的杠杆率出现了快速上升,2008-2015年期间猛增了82.8%。

 

图4.3  中国各部门杠杆率



注:这里的非金融企业部门包括地方融资平台。




资料来源:国泰君安证券研究,WIND,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从国际比较中可以看到,中国实体经济的杠杆率与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接近,处于中游水平。但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是表中最高的,这反映了中国目前产能过剩的严重程度和供给侧改革的迫切性。居民部门的杠杆率较低,政府部门的杠杆率处在中游水平。

 

表4.1  世界主要经济体实体经济债务结构比较(占GDP比重)     单位:%


政府债务占比

居民债务占比

非金融企业债务占比

总债务占比

日本

234

65

101

400

西班牙

132

73

108

313

法国

104

56

121

281

意大利

139

43

77

259

英国

92

86

74

252

中国

56.5

39.9

143.5

239.8

美国

89

77

67

233

韩国

44

81

105

231

加拿大

70

92

60

221

澳大利亚

31

113

69

213

德国

80

54

54

188

巴西

65

25

38

128

印度

66

9

45

120

俄罗斯

9

16

40

65

注:中国数据截止2015年底,发达国家截止2014年第二季度,发展中国家截止2013年底。

资料来源:国泰君安证券研究,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根据上市公司数据截止2015年第3季度,金融业(银行、非银)和周期性行业(建筑、房地产、钢铁、电力及公共事业等)的资产负债率处于高位,而新兴产业(医药、电子元器件、计算机、传媒等)和消费服务业(餐饮旅游、农林渔牧、食品饮料等)的资产负债率较低。

 

表4.2 上市公司各行业资产负债率        单位:%

行业

2015年3季度末资产负债率

2008年末资产负债率

银行

92.9

94.2

非银

86.4

82.7

建筑

78.6

80.7

房地产

77.8

63.0

钢铁

66.4

59.4

国防军工

63.1

60.1

电力及公共事业

63.0

68.7

家电

60.7

62.5

商贸零售

60.7

60.5

纺织服装

58.9

56.3

电力设备

58.0

68.7

交通运输

58.0

56.1

有色金属

57.9

49.5

汽车

57.7

59.2

基础化工

57.1

55.9

通信

56.7

44.9

轻工制造

56.2

53.7

机械

55.6

62.4

煤炭

53.0

39.9

建材

51.3

53.2

餐饮旅游

49.6

45.1

石油石化

45.9

40.5

医药

45.8

46.7

农林牧渔

45.6

54.0

电子元器件

45.2

44.5

计算机

42.9

42.8

传媒

35.2

50.7

食品饮料

34.9

44.0

资料来源:国泰君安证券研究,WIND

 

二是本轮货币宽松周期开启以来,先是2014年-2015年上半年推升股市泡沫,然后是2015年下半年以来推升一线和核心二线城市房市泡沫,2016年房市泡沫类似于上年股市泡沫的“水牛”“杠杆牛”,已经脱离房价收入比等基本面指标。近期深圳、上海、南京、苏州、杭州等一线核心二线城市房价大涨。货币超发,将导致购买力平价下降,对内表现为资产价格泡沫和滞涨风险,对外表现为汇率贬值压力。

 

图4.4 一二三线城市房价


数据来源:国泰君安证券研究,WIND

 

融资结构、资金流向和资产负债率情况均表明,融资平台、房地产和产能过剩重化工业形成了当前资金需求的“黑洞”。这三大领域的融资主体有政府信用背书或房价上涨预期支撑,财务软约束特征明显,对资金价格不敏感,通过不断占用信用资源负债维持、僵而不死,严重损害资源配置效率、企业转型创新和国民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问题的核心在于区分两种信用主体和两种出清方式。市场化的领域每天都在通过破产和兼并重组进行出清。而体制内的领域则拒绝出清,由于地方保护、银行不愿不良贷款显性化等因素,国有部门存在“退出刚性”,表现为每次风险显露时均以“刚性兑付”了解,有政府信用背书的体制内无效融资需求继续膨胀。所以单凭货币政策难以奏效,是因为微观主体不是完全市场化的,对体制内的部分必须采取非市场化的行政手段。

 

因此,在政策制定时,对市场化的领域,政策应是减税、放松管制和完善社保,促进优胜劣汰和兜住社会稳定底线。对体制内的领域,则难以通过市场化的方式出清,必须采取行政手段,可借鉴上世纪90年代末纺织压锭和清理“三角债”的成功经验。这也就意味着,要允许不良贷款的显性化,提高对经济短期下行的容忍度,做好风险隔离和缓释,完善失业救济。


声明: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觉侵权,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多谢!

阅读原文
关注金融家微信号:ijrjia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1.微信之窗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金融家”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金融家公众号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