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曾是皇室贡品,爱马仕也追捧她,现在却濒临消亡,直到她遇上这对夫妇

来源:十点读书 2016-04-08 06:30 我要评论

阅读原文

如果你仅仅将其当成一个简单的工艺,你就错了。...





好物推荐

今天十点君要来跟大家说说一对设计师夫妇的故事。几年前因为偶然的机会他们认识了一位手工艺人游师傅,并对游师傅精湛的手工技艺叹为观止。于是开启了夫妻二人的手工艺之路。故事很美好,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谭雪娇&易春友


大约四年多前,他们到四川邛崃一带考察各类竹子及竹工艺。


在四川平乐古镇,他们遇到了一位名叫游伟的师傳。没想到,自此开始了一段美好的故事。



以下为谭雪娇夫妇自述

游师傅是当地一项传承了数百年的独特工艺——竹丝扣瓷的传人。


虽然拜访之前,我们就对这个工艺略有耳闻,但是亲眼所见,亲手所触之后,依旧叹为观止。


贵比金银,只有皇上用得起


竹丝扣瓷,又名瓷胎竹编”始于清朝。由于制作难度极高,一开始只作为皇室贡品。


这项诞生于四川成都地区的独特工艺,以景德镇名瓷作内胎,外面用丝细如发,轻薄如绸的竹丝,经过匠人们超高的技艺,一丝一丝缠绕在瓷器上。



如果你仅仅将其当成一个简单的工艺,你就错了。


竹丝扣瓷对原材料的挑选极为严格,四川邛崃山上,万亩竹丛,只选阴面的慈竹。




这种慈竹跟其他地方的不同,竹节长,背阴而生,所以纤维细柔,只有这样的竹子才能拉出比头发还细的丝,在制作时才便于编织。




每一百斤原竹,只能抽得八两丝。而且,每一条竹丝,都必须用人工手作完成,目前还没有任何机器可以取代。




在当地人眼中,“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这竹丝的价值,比金银还贵




造物,也造心


每一件竹丝扣瓷的编织,其实都是一次恪守静笃的修行。


竹丝扣瓷在制作过程中,全凭双手和一把镊子进行手工编织。



根根竹丝必须紧贴瓷面,依胎成形。



由于竹丝的长度有限,编织过程中得多次接入新的竹丝,所有接头之处都必须做到藏而不露,宛如天成。



竹丝扣瓷的难点在于,每根竹丝只有0.5mm,细软得几乎没有骨力,要想让它顺势依胎而上,达到严丝合缝的效果,不仅在施力的尺度拿捏上要有所见地,编织时,匠人们还要有如禅门僧人坐禅时那样,心无旁骛,否则很容易行差步错。




“再不做的话,就没人会做了”


2008年,“竹丝扣瓷”被正式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就像中国大多数快要失传的老手艺一样,这门兴盛一时的绝技,也正面临着失传风险。

上世纪八十年代,四川邛崃地区,还有上千人从事相关行业。2011年,我们第一次寻访时,还能找到70多名师傅,而到了最近的一年,能召集到的师傅,已经不足30名。



竹丝扣瓷是一门需要持续上手的工艺,当地的工匠,大多从10岁左右就开始学习。需要经过长久的练习,才能熟练掌握这门工艺。


但是现在,愿意学习的年轻人,却越来越少。


这活实在太费眼睛了——很多人做到五十多岁,眼睛就开始花了,很难继续做下去。



雪上加霜的是,用惯了现代工业品的人,欣赏不动这门古老的工艺。这些工匠们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产品,经常没有销路,日子久了,以此为生的人便越来越少。


现在还在坚持的这些师傅,年龄大多在五十岁左右,最年轻的,也有四十岁了。



身为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人,游伟也很焦急。“要是再不做的话,就真的没有几个人可以做了。”


“只要有人买,匠人们就能持续地做”


2011年,第一次亲眼看到这个工艺时,我们就被深深地震撼了。


但广州和邛崃相隔千里,那时,由于距离原因,我们未能深入去研究这门手艺,以及思考如何与匠人们合作。


但之后,我们一直念念不忘这里的竹林,还有这个精致入心的竹编工艺。



2014年9月,我们与瓷胎竹编匠人沟通,尝试在不同的瓷器造型上,实现这些工艺的可能性。



多年和匠人们合作的经验告诉我们:每做的一点努力,一点改进,对于这些宝贵的传统手工艺来说,都有积极意义。


我们试图用最原始的设计,让这些传统的手工艺焕发新的生命。


经过一年多的反复修改和调整

我们最终选定了这款设计


它完美地呈现出了我们想要的样子。





我们给这对杯子,取了一个文雅的名字:


竹节杯


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一对历经了九九八十一难才诞生的杯子。


设计灵感来自筇竹的竹节。




筇竹是一种富含历史文化内涵的竹子,它的竹节突出,有高风亮节之意,是许多文人的钟爱之物。


竹节的形状,正好是手握的形状。竹丝外衣,可以隔热、防滑。




因为杯子涉及两种工艺,一种是陶瓷,一种是精细竹编。我们需要联合两种不同工艺的匠人进行密切合作。



而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们在景德镇和广州之间往返,与陶艺师沟通器型打版。



中间经过无数次的沟通,来来回回修改。



当我们将成品拿在手上时,所有的付出,都觉得值了。


 

我们选用的是高白泥瓷器——它是我们在景德镇能找到的,堪称最好的瓷器


用其做成的杯子,质感温润,颜色纯净,如同新剥壳的鸡蛋白一般。



竹丝贴在脸上,用微距拍摄都很难看到毛刺。




我们深切感受到,这门传统手工艺的衰落,希望能够凭借产品的创新开发,引发大家对传统手工艺现状和未来的关注,也能给还在坚持从事这个行业的匠人们,带来实实在在的帮助。



我们越来越清楚,传统手工艺的继承与发展,并不仅仅是情怀或是匠心的宣扬,还有很实实在在地保护当地的资源与文化,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友善美好的关系。这也是我们十年之中最大的体会与收获。




十点君的话

当我们收到谭雪娇夫妇寄来的样品时,十点君的小伙伴们,几乎是不约而同地wow了一声。



在没有见到真品之前,大家还有一些疑虑,担心手作产品会有瑕疵。但见到真品时,我们都放心了。



谭雪娇夫妇打动我们的,除了他们的坚持,还有他们说过的一段话:


“有时候,我们热爱一件事物

却不能好好对待它。

阅读原文

关注十点读书微信号:duhaoshu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1.微信之窗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十点读书”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十点读书公众号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