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郎咸平:中国真正危机根本不是金融海啸

来源:金融家 2016-04-10 01:27 我要评论

阅读原文

中国真正的危机叫制造业危机,根本不是金融海啸,金融海啸只是让问题更严重了。...

导读:2016年两会,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从国内看,长期积累的矛盾和风险进一步显现,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而领导层大力推动的“供给侧改革”,旨在为危机四伏的中国制造业寻找出路。其实,早在2009年,郎咸平就在其著作《新帝国主义在中国2》中明确指出了中国制造业的危机所在,现在读来仍然鞭辟入里,与现下中国经济环境相吻合。



作者:郎咸平

来源:本文摘自《新帝国主义在中国2》一书


中国真正的危机叫制造业危机,根本不是金融海啸,金融海啸只是让问题更严重了。


那么到2010年为止,我们制造业危机解决了吗?没有!从2006年到2009年的年底,你觉得制造业的日子好过了吗?不!


第一,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比如说这三年对美元升值了20%,金融海啸时期又对欧元升值了40%,那不是亲手扼杀我国的出口制造业吗?


第二,出口退税调低,到了2009年的7月份才调回17%,所以当时很多媒体来采访我说,郎教授能不能请你谈一谈我们政府提高出口退税比率的正面意义,我说不可以,我说我很忙的,不要问我这种无聊的问题,下次有关张惠妹的问题再来问我,我还愿意回答一点。我只想问你,你当初干吗调低呀?那不代表你对经济情势的误判吗?你调低出口退税比率,不是又打击我国出口制造业吗?


第三,2008年1月份施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虽然这个立法的本身我是赞成的,那就是由政府出面保护弱势群体,但是问题是什么呢?这个法案推出既缺乏论证,又缺乏试点,仓促推出的结果,使得我国1/3以上的制造业立刻陷入困境,又打击了我国的制造业,而制造业输的结果,劳工就输,而劳工输政府就必须买单,从而造成政府也输的三输局面,一个法案造成全国都输真正是前所未见,而我们却做到了。


第四,宏观调控,宏观调控的前提就是错的,什么收回流动性,其实是错的,越宏调越打击我们的制造业。


第五,2009年各地的税费增加,包括什么摊派的增加,我相信各位企业家都有类似的经验,我也不讲太详细了。

    

就这五个原因,汇率的上升、出口退税的调低、《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的推出、宏观调控的推出以及税费的提高,使得这三年来民营企业的投资经营环境更恶化。

    

还有金融海啸造成了什么?出口暴跌。请各位读者想一想我们中国为何成了出口导向的国家呢?因为地方政府的两大政策,第一个政策叫做抓建设拉动GDP,第二个政策叫做招商引资。


这两个政策有什么问题呢?什么叫做抓建设拉动GDP,那就是地方政府透过修桥铺路等等钢筋水泥堆砌起来了我国的GDP,根本不是我们的经济有什么了不起的增长,而基本上都是靠着钢筋水泥拉动的。这就是为什么2008年我国GDP当中57%都是钢筋水泥,从而把消费压缩到只占GDP的35%。而2009年更糟糕,GDP当中67%都是钢筋水泥,从而把消费压缩到占GDP的29%。因此中国成为消费力严重不足的国家。对比一下,其他国家的消费占GDP的70%~80%,可见我们经济发展有多么扭曲和畸形。

    

什么叫做招商引资,那就是我国地方政府疯狂的招商引资,至于招商带来的环境污染、资源破坏、劳工剥削,地方政府基本上是不管的。比如美丽的青岛竟然引进了高污染的化工厂,旅游岛海南竟然也同样引入了高污染的化工厂,这种遗祸子孙的招商简直不可想象。但是大力招商引资的结果就是我国产能大幅度扩张,2008年的产能已经高达GDP的70%。


请各位读者想一想,2008年我们有70%的产能,却只消费了35%,那么剩下35%消费不了的产能就叫做产能过剩。那怎么办呢?所以只有出口给外国人消费,因此不得以不出口来消化产能过剩,从而透过出口拉动了中国的经济。问题就是外国人尤其是美国人的消费是什么消费啊?简单地讲就是借钱的超前消费,简称泡沫消费。但是只要是泡沫就一定会破裂,而金融海啸就造成了美国泡沫消费的爆破,从而打击了我国的出口造成了严重的产能过剩。

    

所以到了2009年,我们的制造业更辛苦了,不但有投资经营环境的恶化,又有产能过剩,因此大家更不想投资了,这不像日本当初一样吗?虽然原因不一样,但是结果都是不想干了。那干什么呢?大量制造业资金进入楼市跟股市,所以从2008年11月份开始,中国的股市领先全世界回暖。为什么?制造业就不想干了!哥们儿去炒股了。2009年年初开始,楼市也回暖了,为什么?制造业不想干了!去买高档楼盘去了,又去买汽车、奢侈品,所以中国经济看起来回暖了,其实是制造业不想干了,从而造成泡沫现象。


换句话说,中国经济生病了,第一个病是投资经营环境的恶化,第二个病就是产能过剩,而生病的必然结果就是发烧,但是我们这个感觉良好的民族把发烧解读为回暖。我曾经指出这个发烧现象,在2010年的第一季度终于证实了我当时的观点,温家宝总理在2010年的3月底首度承认中国失业人口高达2亿人,而不是统计局所谓的2000万人。而这个失业数字也是我在2008年9月份上海宝钢演讲的预测,现在回看起来政府如果能够重视我当时的预测,今天情况也不至于如此恶化。

    

而我们在2008年的年底和2009年,又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那就是政府仓促之间连续开了六大虎狼之药,包括农业改革、医药改革、四万亿、十大产业振兴方案、汽车家电建材下乡、2009年六成银行信贷投入基建。


我之前提过,农业改革和医药改革都没能治疗我们经济的两个病,而剩下的四大虎狼之药表面上是拉动了内需,但是实际上是利用了明天的产能过剩,消化了今天的产能过剩。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以四万亿为例,四万亿基本投资在中西部的基础建设,而以高速公路为例,建好了之后有没有车在上面跑?基本没有。而没有车跑的高速公路统统叫做产能过剩的高速公路,因此路一建好就是产能过剩。但是在建的时候需要钢材和水泥,因此可以消化钢材市场2亿吨的产能过剩,又可以消化水泥市场11亿吨的产能过剩。但是明天建好之后怎么办?建好之后的高速公路就是产能过剩,由于不需要钢材水泥,因此把这两个行业打回原形成为产能过剩。


我以为这个产能过剩要到2010年的年中才会出现,没想到在2009年就出现了。2009年8月26日,温家宝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说,钢铁、水泥、平板玻璃、煤化工、多晶硅、风能产能过剩。2010年1月20日和3月20日,温家宝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又说,煤炭、电力、焦炭、铁合金、电石、有色金属、钢铁、建材、轻工、纺织等10大行业全部产能过剩。

    

这六大虎狼之药没能治愈第一个病,而四大虎狼之药又使得第二个病产能过剩更严重了,既然病更重了,那么发烧就应该更严重了。这个持续发烧怎么来的?就是来源于2009年剩下的四成信贷借给以国企为主的短期信贷。那么我请问各位读者,这些国有企业所面临的两个病解决了吗?没解决。既然没有解决,他们突然拿到这么多的银行信贷,他会干吗呢?炒股去了,还有炒地皮,所以更多钱进入股市、楼市,就造成了更严重的发烧。

    

你以为就这样子没事了吗?你短短的一年就释放出10万亿的货币,我看你好像不太怕通货膨胀,是不是?那我问你,如果通货膨胀来了怎么办?那你们存在银行的钱就毛了,为了让钱不毛,你们敢不敢投实体经济呀,比如说你们几个兄弟开一个什么塑胶玩具加工厂,你敢不敢哪?因为你比较正常,你不敢的,除非你脑袋进水了,是不是?你怎么敢投实体经济呢?因为两个病没解决。那你会干吗呢?逃避通货膨胀的避险资金只有大量的进入股市、进入楼市,造成更发烧的现象。


延伸阅读:中国制造业最深沉的隐痛:劳动力成本赶上美国,工资却被甩开几条街


来源:齐俊杰(ID:qijunjie82)


中国制造业的劳动力成本已经与美国处于同一水平,然而诡异的是,我国制造业从业者的工资却被美国同行甩开了几条街。为什么会出现如此之大的脱节?其背后的原因,揭示了中国制造业最深沉的隐痛。



这两天看到牛津研究院的一组数据,说目前中国制造业的劳动力成本已经逼近了美国,数据说从2003年至2016年,美国制造业单位劳动力生产率增长约40%,超过德国(+25%)和英国(+30%)。


尽管同期印度和中国的产生效率已经接近翻番,但相较而言,美国单位劳动力的生产率仍然要比中印高出80%到90%。但与之相对应的是,我们目前雇佣劳动力的成本已经接近美国水平,是印度的两倍还多,明显高于中国台湾和墨西哥还有日本。


丨和美国比较单位劳动力成本


你很难想想,现在中国的劳动力成本这么高?超过了日本人!这跟我们切身感受也是不相符的,日本人赚的再少,也比我们多很多吧?这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大家注意,这里面说的是制造业。按照上面你这个表格,我们的制造业平均工资已经达到了每年47241元,中层干部年薪已经超过了10万元。如果平均到月,每个月平均收入接近4000元人民币,而中层干部,则超过8000元。这显然还可以,如果再换算成时薪,也就4.5美元每小时,跟美国人还是要差出不少的。那么问题出在哪?


丨生产效率


答案就在效率上,去年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也曾发布过,其中称“如今在美国平均花1美元生产的东西,在中国需要花费96美分”。报告称,中国依据生产力调整过的制造业工资在过去10年增加了两倍,从2004年的4.35美元/每小时增加到去年的大约12.47美元/每小时。


而在美国,按生产力调整过的制造业工资从2004年至今增长了不到30%,达到22.32美元/每小时。换句话说,如果单纯比工资,我们确实还很低。但如果加上工资对应的产出,并进行调整之后,得到的结论就是这个。我们生产的东西,成本跟美国人差不多高。



那么有些人大喊坑爹,明明没赚那么多钱,偏说我们赚到了,这就有点欺负人了。其实这就是我们制造业要面临的惨烈的局面,我们已经生产不出来物美价廉的东西了。成本主要来自于这几个方面。


1. 人的成本水涨船高。虽然刚刚我们否认了像美国人一样的高薪,但这几年的收入也是蹭蹭的往上涨,甚至早就出现了,蓝领工人和白领薪资倒挂的情况。技术工人要远比大学生毕业起薪高的多。这是社会教育的错误引导造成的周期波动。就好比十几年前告诉大家牛肉好卖,结果都去养牛了,猪没人养了,最后发现现在猪比牛贵。



2. 房子成本巨大。现在北上广深的写字楼价格已经跟纽约差不多了,随着房子逐渐涨价,制造业的厂房成本极大。工业本来就要占地面积大,所以受伤也最严重。再加上工人也需要住房子的,所以你钱给的少,他连租房都不够,他也就不会进城打工了。这就造成了一方面大量劳动力无事可干,一方面企业招工难招工贵。双方不能融合的最根本原因就是住的问题。


3. 税费太高。之前营业税再加增值税,再加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还有一个五险一金和最低工资标准,让企业雇用一个人,实际上要付出1.5个人的成本。这还不算乱七八糟的各种额外的费。


4. 行政运营成本巨大。很多民营企业宁可受外国人的气,选择做进出口外贸也不愿意去做内销,宁可少赚点,也不自己去做国内市场的渠道。这里面不是因为他们懒,而是因为销售市场的运营成本巨大,送礼、请客、各种行政审批、外加寻租,让很多民营企业家觉得十分不划算。所以进出口一直是我们经济的动力,而只要进出口不行了,就马上巨大库存。国内这么大消费市场,根本无力消化。


5. 企业无长期目标,技术落后造成的生产效率差。在中国做生意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安全感,这也让企业产生了短视的念头,赚一把就走,能凑合就凑合。很多企业甚至工人都是今年用完了就遣散,明年用的时候再招。所以这就造成了生产效率低,熟练工人匮乏。设备也落后的局面。当全面竞争的时候,就发现劣势明显。



所以,这就是制造业面临的局面,我认为经济中最核心的就是制造业,是重要的生产部门,而农业的扩张速度,远远落后。


服务业都是围绕制造业而生的,如果制造业出了问题,那么整个经济就会陷入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这个发动机如果坏了,管你是8速变速箱还是什么空气悬挂的底盘,全都变成了摆设。所谓资产和资本的游戏,也就变成了无源之水和空中楼阁。自己骗自己,终究骗不了几天。


好消息是今年的营改增,能够减税5000亿,但这个钱够吗?全国4000万中小企业,平均每年少缴税1万多,这能解决制造业竞争力的问题吗?当年里根的供给侧改革的减税力度是30%,换句话说我们的财政收入是15万亿,那么减去30%是多少,大家可以自己算算。所以我们的减税力度,远远不够。


声明: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觉侵权,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多谢!

阅读原文
关注金融家微信号:ijrjia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1.微信之窗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金融家”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金融家公众号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