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人的身体和灵魂要有一个在路上——专访罗崇敏

来源:教师博览 2016-04-12 10:38 我要评论

阅读原文

人的身体和灵魂要有一个在路上——访国家督学、云南省教育厅原厅长罗崇敏■本刊记者   曾维平被媒体誉为“奇官”...

人的身体和灵魂要有一个在路上

——访国家督学、云南省教育厅原厅长罗崇敏


■本刊记者   曾维平


被媒体誉为“奇官”“奇人”的罗崇敏,在卸任教育厅长后,依然没有停下自己匆匆的脚步。20万公里行程、100多场演讲、走遍25个省和直辖市,他对教育的探索、思考、呼吁始终没有停止。他依然不遗余力地潜心研究,四处奔走,考察访问,传播价值主义教育思想和三生教育理念。本刊为此对他进行了专访。


教师博览:罗教授您好!您已经离开厅长岗位三年了,但我们看到您一直在全国各类学校和教育机构进行考察、访问、演讲、交流,是什么力量在促使您这样做?

罗崇敏:我离开教育岗位已经三年多了,有很多同事、朋友、网友问我到哪里去了。我说我去发问了,问天,问地,问人,问社会,问自己。学习各类知识,与先贤对话,拷问和升华自己的灵魂。离开权力中心后,我有更多的时间拷问自己,做有灵魂的自己。食者活在昨天,事者活在今天,智者活在明天。我虽然不是智者,但我要努力做一个智者。做一个助产士,帮助别人产生思想,不辜负时代的希望。

30岁读初中时,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到了54岁,我获得了三个专科、两个本科毕业证书,还有一个硕士、一个博士学位,终于成就了我的梦想。37岁的时候,我从工人转为教育工作者到县政府工作;到57岁时,被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聘请为兼职教授和博士生导师。这期间,十二年时间我从一个炊事员成为一个正厅级干部。现在仍到全国各地做考察、访问、演讲,与各个领域,特别是各类学校的老师、学生和家长进行交流,我总是不甘寂寞,富有激情,体现我生命的存在。对普通人来说,历史不会记录你活过这个时代,只有你自己证明你来过这个世界。我想证明,我受过教育,来过教育,感恩过教育,改变过教育。


教师博览:您是怎样评价中国教育的?

罗崇敏:任何对中国教育取得成果的否定是没有良心的,任何对中国教育存在危机的否定是没有良知的。中国教育取得了丰硕成果,教育资源不断增加,教育结构不断改善,教育质量不断提高,教育体制改革在不断深化。“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基本建成学习型社会,进入人力资源强国”的国家教育战略付诸实施。但教育机构所能提供的机会与受教育者的教育需求之间的矛盾,越来越突出。也许,是这样一个基本矛盾运动在不断地推进我国的教育改革和发展。我们发现,我们天天讲办人民满意的教育,但人民似乎越来越不满意。是什么原因?不少人常用狄更斯《双城记》里面的第一句话来回应:“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也是愚昧时代。”换句话说,我们处在教育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我们处在教育智慧时代,也是愚昧时代。为什么?我觉得是因为教育的灵魂出了问题,灵魂不灵,魂不附体。教育的灵魂是什么?是价值,是教育价值出了问题,是教育的DNA出了问题。所以导致中国也许是在办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公平的贫困教育。什么贫困?灵魂贫困,价值贫困,素质贫困,创造力贫困。

教育一定要以人为目的,而不是以人为手段。我的感觉是教育在光明中不断失明,教育把人异化,要么异化成神,要么异化成鬼,要么异化成物。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教育危机?是因为我们教育思想和教育体制出了问题,我国对教育影响最大的教育思想是帝儒伦理主义教育思想、工具主义教育思想、极权主义教育思想、实用主义教育思想。这些教育思想有四个鲜明的特征:一是以人为手段,二是重术不重道,三是见物不见人,四是设计安排大一统的教育体制,扼杀人的生命活力和创造力。


教师博览:您怎么看待中小学教师队伍的现状?

罗崇敏:教师是民族灵魂的浇铸人,是人类智慧的传播者,是人生幸福的启明星。中小学教师队伍素质总体上是好的,老师们恪尽职守,无私奉献,他们为教育事业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由于体制和社会环境的原因,目前教师队伍存在三大问题:一是教育信念不坚定,少了对教育的敬畏之心,不少人仅把教师职业作为谋生手段。二是教师的教学专业素养比较低。教学理念陈旧,教育方法落后,信息化素养不高。三是职业倦怠感不断增加,不思进取,没有活力。教师一定要有教育信仰,要增强知识危机感、能力恐慌感和履职使命感,要为人师,要为经师,要为业师。


教师博览:我们看到您提出价值主义教育思想和三生教育的理念,您能给我们谈一谈它的主要内涵和实践意义吗?

罗崇敏:所谓三生教育是指生命教育、生存教育和生活教育。我认为,三生教育不但是从幼儿园到大学各类学校应该开展的教育,也是每一个人应该获得和接受的终身教育。它不只是人文素养的教育,也是科学素质的教育,包括社会科学、自然科学、思维科学等方面的内容。

三生教育的理论基础是价值主义教育思想。教育是什么?教育是发展人的生命、生存和生活,实现人的价值,引领人类文明进步的社会活动过程。三生教育坚持以人为目的,促进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培养有自由思想、独立人格、大爱情怀、创造能力、社会责任、幸福生活的公民。三生教育构建个人的主体价值和共同的社会价值,构建教真育爱的根本价值和传知授业的使用价值,构建幸福人生的终极价值和人类的共生价值。

三生教育从学校教育出发,逐步走向全社会。它已写进了《国家教育改革发展规划纲要》,受到了习近平总书记的肯定。三生教育在云南从幼儿园到大学已经实施了八年多,在全国各省有关学校和地区不断推进。通过三生教育使师生认知生命的意义,增长生存的智慧,培养生活的信仰,实现人生的幸福,促进人类的文明。


教师博览:您曾经说在百度上搜“教师为什么幸福”的词条,但搜到的都是教师为什么不幸福。您能给我们谈一谈这是什么原因吗?您的教师幸福观是什么?

罗崇敏:我和老师在一起谈对幸福的理解时,老师们的回答让我感到很吃惊:教师不幸福。这激发了我思考和研究这个问题。为什么不幸福?以前我在就任厅长时曾努力争取政策,争取教师绩效工资。我们看到教师待遇太低了,2000多块钱一个月。特别是农村教师非常辛苦,待遇非常低。社会对老师的要求有误区,要求他们在做道德的富翁中沦为生活的乞丐。年年过教师节,教师的社会地位、生活水平却不断下降,生活尊严受到严重挑战。我们习惯把教师比喻成春蚕、红烛、渡船、人梯,所谓“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老师是送我们到知识的彼岸的渡船,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等,其共同点都是塑造老师成就别人、牺牲自己的悲剧形象。总认为老师牺牲了自己,学生一定幸福,好像老师生来就是苦行僧,就是要做牺牲。这是一种非理性的、甚至毁灭教师职业价值的一种理念。教师就是教师,是人生的导师,是人类文明的领袖,决不是什么“春蚕”“园丁”“工程师”。这就要求我们教师增强知识的恐慌感、素质的危机感和职业的使命感,使学习和创新成为自己的生活方式和事业动力,消除职业倦怠,不断刷新自我,不断幸福自我,不断放射职业光辉。我们在颂扬教育、赞美教师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教育的危机和教师的艰辛。教育需要变革和振兴,教师需要理解和关心;教育需要尊重和敬畏,教师需要尊严和崇高。对教师不能理论“神化”,事实“矮化”。

每个人的劳动价值不一样。教师劳动价值高于其他劳动价值,教育使人成为幸福的人。我们还能不自信,还能不自豪吗?要从教育的本质中发现幸福,在教育的职业行动中创造幸福。教师要勇于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创造自己的幸福,传承自己的幸福。


教师博览:您对课堂教学改革非常关注。在您心中,理想的课堂教学改革的目标是什么?

罗崇敏:要以学生为目的,构建课堂教学价值。以学生为目的的课堂首先要理解学生。教师应当理解并接受学生的现状,包括他们的优势与弱点,长处和缺陷。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习性、情感和追求,并设计特定的教学手段引导他们通过自身的努力逐步实现目标。第二要尊重学生而不是轻视学生。要尊重每一个受教育者,消除学生的心理障碍,使学生自信和自尊地学习。第三服务学生而不是利用学生。要把全心全意为学生服务视为自己的神圣职责,为学生排忧解难,优化教育环境,不断满足学生的需要。第四要启迪学生而不是蒙蔽学生。应该通过言传身教去影响、熏陶和启迪,使学生逐渐感悟和自我觉醒。第五激励学生,而不是压抑学生。要从问题导入,激励学生质疑和发问。激活学生的课堂生命,丰富课堂生活。有价值的教育内容必须运用科学的教育方法才能得以实施。教育有法,但无定法,贵在得法。我们所主张的课程教学方法和学校教育方法是以发展受教育者的生命、生存、生活为中心,以丰富学生的社会生活经验为手段,以培养未来社会所需要的良好的习惯、态度和生活能力为目的的广义的教育方法。这些方法包括自然教学方法、自主教学方法、情趣教学方法、探究教学方法、反思教学方法、升华教学方法。


教师博览:每逢节假日都会有的家长向老师送礼,有的老师也接受了家长的馈赠,甚至有个别老师暗示学生和家长给自己送礼。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罗崇敏:中国传统中有“送礼尊师”的习俗,逢年过节时家长给老师送份礼物是人之常情。不少家长也鼓励孩子亲手给老师做小礼物,这样可以培养孩子的感恩之心。但如果任由送礼之风蔓延,必然滋生教育腐败,整个社会将越来越功利化、庸俗化、腐败化。这其中,优质教育资源稀缺是一个原因,教师成了家长争相送礼的目标,已经和尊重教师没有太大关系了。在优质教育资源稀缺的情况下,家长产生了不安全感,于是就有了花钱买平安的想法,“送总比不送好”就是这种心态。此外,部分家长的特权思想也在作祟,想通过送礼的方法,使自己的孩子多“分一杯羹”。中国是一个潜规则盛行的社会,办事得按照潜规则行事,杜绝潜规则难度很大。

教育腐败比政府部门的腐败更可怕。因为教育腐败它不光是一种经济腐败,还是一种价值腐败。所谓价值腐败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它给学生,给一代代人传递一种腐败的价值取向。几年前,有一位路透社的记者在广州的一个幼儿园采访,采访到一个大班的小女孩,就问她“你长大以后做什么?”她说要做贪官,问她“为什么要做贪官?”她说有钱。教育价值腐败,影响的不只是当代人,它会影响多少代人,他带来的不仅是当权者的腐败,而且是全社会的腐败。

我们一定要把教育体制的彻底改革和国家的政治体制改革有机结合起来,孤立地搞教育的内部体制改革来制约这样的腐败是制约不了的。滋生腐败的沃土是制度,我们现在的腐败是制度性腐败,靠哪一个人的自身修养,靠哪一个单位自身的一些机制建设,来彻底消除腐败是不可能的。


教师博览:现在提倡在学校开设国学教育和传统文化教育的课程。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罗崇敏:我们要高度重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中华民族文化有易文化、道文化、儒文化、墨文化、法文化、兵文化等,我们要全面去发掘,取其精华,弃其糟粕。现在一讲国学,就是讲儒学,儒家文化只是国学的一个部分,只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不是全部。一些学校开设了一些国学课程,诵读经典,还是有一定的意义,但走偏了方向。比如要求学生、老师甚至领导干部背诵和学习《弟子规》《三字经》《二十四孝》等。这些读本最核心的价值观就是服从统治。要求学生要服从老师的统治,女人要服从男人的统治,孩子要服从父母的统治,下级要服从上级的统治,这是一种封建专制教育。还有现在到处搞感恩教育,感恩需要教育吗?我认为感恩是爱与爱的滋养,情与情的燃烧,是发自内心的一种真情实感,所以不需要感恩教育。教育是培养人的独立性、自由意志和大爱之心,不要用搞形式主义的东西来学国学和传统文化。国学和传统文化教育要有利于培养人的自由思想、民主精神,有利于提高文化素养和精神素质,有利于锻炼历史思维和批判能力。


教师博览:您主张在中小学注重价值管理,它的内涵是什么?这样的管理怎么实施?

罗崇敏:学校的管理分为三个层次:利益管理、愿景管理和价值管理。其中价值管理是核心,通过价值管理全面推进师生管理、教学管理、科研管理、资金管理、设施管理、信息管理。教育管理的最高境界是价值管理,利益管理和愿景管理是价值管理的基础。我们要将价值管理作为教育管理的灵魂。特别是学校的微观管理,要注重价值引领、价值培养、价值传承和价值创造。我们现在的学校管理,大部分还处在利益管理阶段。作为一个学校、一个社会单元,上升到愿景管理再到价值管理,我们要注重学校文化与价值观的培养塑造。要使价值观贯彻到学校整个工作全过程,包括后勤、科研,从而提高学校管理的价值,提高科学管理的水平,形成规则体系。最重要的是校长要提高价值管理和管理自身价值的能力,让校长成为学校形象代言人。


罗崇敏在匆匆行走中传播着自己的教育思想和教育理想,影响着一个又一个有着教育情怀和教育追求的人。他说:“我已经离开权力中心,不可能利用权力去成就事业,但我可以做一个‘助产士’,帮助别人产生思想,也许这更有人生尊严。当人们问我,你现在做什么去了,我会高兴地回答,我去发问了!发问什么?问自己,问别人,问社会,问古人。也就是说,我还在发问中学习,在学习中成长。人的身体和灵魂要有一个在路上!”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我们的教育,需要理性的反思,需要教育制度价值的构建,更需要有灵魂的教育队伍。有了像罗崇敏这样坚守在教育阵地的布道者,我们有理由相信,教育的明天会越来越好。■

 

(原载《教师博览》原创版2016年2月)





【喜讯】


江西省第一届优秀传统文化教育高峰论坛5月开启,您来吗?


你爱读书吗?欢迎加入“教博读书联合会”



《教师博览》名家字画特价销售活动之一


《教师博览》名家字画特价销售活动之二



欢迎通过本刊微信小店订购:2015年《教师博览》文摘版、原创版精装合订本(各80元,包邮),2016年《教师博览》和《江西教育》杂志!

请进微信小店【博览书屋】——


长按二维码,或者扫一扫,

就可以买你想买了!


  谢谢你!好再来!




————————————————

朋友,读完文章请顺手点开最下面广告,

获取生活资讯,支持教师博览,谢谢!

————————————————————

《教师博览》,教育品牌!

欢迎关注公众微信号:jsblzzs

本微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如喜欢,欢迎推荐到您的朋友圈。

欢迎添加小编微信xt545328、本微信QQ群

521925629,以推荐您认为的好文章。


欢迎订阅2016年《教师博览》杂志——

邮发代号及定价:

文摘版44-70,8元/期,96元/年;

原创版44-76,8元/期,96元/年;

科研版44-32,10元/期,120元/年。



阅读原文
关注教师博览微信号:jsblzzs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1.微信之窗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教师博览”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教师博览公众号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