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重庆钢铁60亿巨亏.成僵尸企业

来源:财经国家周刊 2016-04-18 00:17 我要评论

阅读原文

2万名职工,60亿巨亏,折合人均亏损金额高达30万元。不仅创下重庆公司的亏损金额之最,在重庆钢铁历史上也是闻所未闻。...



2万名职工,60亿巨亏,折合人均亏损金额高达30万元。不仅创下重庆公司的亏损金额之最,在重庆钢铁历史上也是闻所未闻。

财经决策第一号ENNweekly?长按可复制)

来源: 经济观察报 作者:张晓晖

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601005.SH,下称“重庆钢铁”)已经在亏损边缘,苦苦挣扎了五年之久。

对于长久以来一直坚持长寿厂区的搬迁导致重庆钢铁陷入如今地步的一部分重庆钢铁职工而言,两周前公司曝出如同天文数字一般的近60亿元巨亏,已经抹去他们对公司未来最后一丝幻想。“对重钢而言,这不仅仅是一个耻辱。”重庆钢铁一位不愿具名的职工对经济观察报表示,重庆钢铁已经没有退路。

频繁换人难逃巨亏

如果按照母公司——重庆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重钢集团”)2万名职工来估算,重庆钢铁60亿元的巨亏,折合人均亏损金额高达30万元。60亿元,不仅创下重庆公司的亏损金额之最,在重庆钢铁历史上也是闻所未闻。

重庆国资委主任胡际权到重钢集团调研的时候,已经把话说的很直白:“重钢集团面临生存考验,领导班子一定要认清当前的严峻形势。”

而在外界,许多人指责重庆钢铁已经成为重庆最大的僵尸企业,每年都靠吸政府的“血”(巨额财政补贴)为生,关停工厂易引发社会稳定,不关停又会亏空政府财力。

最新的消息发生在4月8日,重钢集团监事会主席、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袁进夫被免去所有职务。

袁进夫曾担任重庆钢铁董事,是重钢集团的第三把手,在重庆钢铁工作了二十多年,许多重钢职工对袁进夫的被免职感到突然。就在4月6日,袁进夫还陪同重庆市常务副市长翁杰明出席了重钢集团与韩国浦项的合作签约仪式。

2016年3月31日,重庆钢铁公布了2015年度财务报告,在年报中,重庆钢铁的营业收入为83.5亿元,同比下降35.8%;归于股东的净利润为负59.87亿元,约为60亿元。

在2015年报告中,管理层把重庆钢铁的巨亏归咎于行业问题,在年报中称因受国内钢铁产能严重过剩,钢材市场持续恶化,钢材价格大幅下跌影响,国内钢铁行业普遍面临巨大经营压力。

在袁进夫被免职之前三年,重庆钢铁已经换掉三任董事长。最新的一任董事长刘大卫是在2015年底才履职的。连续地更换高管层,似乎无济于事,相反令重庆钢铁产生了更大金额的亏损。

作为实际控制人的重庆市国资委或许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胡际权在重钢集团调研时候表示,重钢集团要谋划好“十三五”转型脱困战略方案,抓紧时间研究怎么走出困境、怎么转型发展、怎么推进改革。

3月29日,重庆市常委会审议通过《关于深化市属国有企业改革的实施方案》,重庆国资改革将逐步推进。

最后的救命稻草

对重钢集团和重庆钢铁而言,目前的救命稻草似乎只有两个,一是重钢集团出资设立的重庆钢结构产业公司;二是与韩国浦项的合资项目。当然,如果算上一直给予重庆钢铁财政补贴的地方政府,那就是三个。但地方政府的财政补贴显然不是一个持久可行的办法。

2015年12月29日,重钢集团牵头组建的“重庆钢结构产业有限公司”(下称“钢结构公司”)以20亿元注册资本设立。重钢集团出资7亿,占比35%,为第一大股东;重庆城投集团、重庆地产集团、重庆建工集团、重庆交投集团、重庆高速集团分别出资5亿、5亿、2亿、0.5亿、0.5亿元,分别占比25%、25%、10%、5%、5%。该公司业务将涵盖钢材生产、建筑施工、项目开发等领域。

在2016年初的媒体沟通会上,重钢集团董事长刘加才对经济观察报表示,集团对钢结构公司寄予厚望,因为钢结构是一个巨大的产业,能够替代50%以上的混凝土结构,成本低而且环保。

据悉,目前钢结构公司合作项目已有:5.26亿元的钢结构房屋中国安全产业研发创新和国际交流中心大厦;投资20亿元的道路安全防护栏;投资15亿元的智能安全立体停车场;与重庆地产集团签约,建设投资额达108亿元的重庆西站综合交通枢纽工程;与大渡口区政府签约,建设超过40万平米的建筑等。

重庆国资委主任胡际权也强调了这一点:希望重钢集团利用现有的生产能力通过必要的技术改造转化生产其它有市场需求的产品。创新做好增量,大力发展好钢结构产业,做大做强钢结构公司。

但钢结构目前在建筑行业的应用仍然处于缓慢上升期。于是跟韩国浦项的合作,就成为了另外一根救命稻草。

韩国浦项(POSCO)是世界上竞争力最强的钢铁公司,也是效率最高的钢铁公司。其与重钢集团的合资项目一直进展缓慢,但最近有了突破。

2013年开始,韩国浦项就跟重庆钢铁合资FINEX综合示范钢厂项目,重庆钢铁董事会秘书游晓安向经济观察报介绍,同样是生产数百万吨钢材,韩国浦项要求只要400人管理工厂,而重庆钢铁生产同样产量的钢材,需要4000人以上。“韩国浦项的炼钢技术,被列为他们的国家机密。”游晓安说。

也正是这一点,令重庆钢铁看到一丝希望。重庆钢铁试图借助与韩国浦项的合资,来拯救自己在市场上的颓势。这种合资,是行业内的,现成的,有望立马见效的。

刘加才表示,重钢与韩国浦项合作建设冷轧、镀锌板材工厂将有效解决重庆市汽车产业发展对高级汽车板的本地供应,并将与重庆汽车工业形成协同集群效应,打造汽车产业全产业链。

重庆是汽车制造重地,遗憾的是,在汽车制造用钢板领域,重庆钢铁因为生产工艺的原因,仅仅占据少量份额。此次韩国浦项把技术带来与重庆钢铁合资,重钢集团上下都将其视为未来可以帮助重庆钢铁脱困的重要手段。

重庆常务副市长翁杰明也提到了这一点,在4月6日重钢集团与韩国浦项的签约仪式上,翁杰明表示,在重庆市委、市政府刚刚通过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施方案中,明确提出今年要在重钢转移调整200万吨的船板用钢。与浦项的合作项目一经确立,重钢目前的产能将优化调整到更需要的汽车用钢上。

无论如何,对重庆钢铁而言,剩余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向本文作者致敬,请联系微信wanyan18领取转载稿费!

商务合作请添加微信号(联系电话)18514203851

长按指纹自动识别二维码即刻关注

阅读原文
关注财经国家周刊微信号:ENNWEEKLY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1.微信之窗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财经国家周刊”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财经国家周刊公众号所有。